努力地向上生活

I Wake up to Love You

-撩-

Attesa:

醒来觉得甚是爱你 - 朱生豪


我把我的灵魂封在这封信里,你去旅行的时候,请把它随身带在口袋里,挚带它同去玩玩,但不许把它失落在路上。


 


渴望信来的时候,每一分钟是一个世纪,每一点钟是一个无穷。


 


我待你好,你也不要不待我好。


 


我对于你真只有无限的爱慕,希望你真不要从此萧索下去才好。我曾在抄后又用红墨水把你的各篇诗加以评点,好的诗一圈,很好的诗两圈,非常好的诗三圈;句子有毛病或用得不适当的加竖,佳句加细点,特别出色的佳句加密圈,你要不要看看?说不完的我爱你。愿你好。


 


我今年已用了七十八个钢笔尖,十三瓶墨水。我爱你。


 


我渴想拥抱你,对你说一千句温柔的蠢话,然这样的话只能在纸上我才能好意思写写,即使在想象中我见了你也将羞愧而低头,你是如此可爱而残忍。


 


我常常想象你是多么美好多美可爱,但实际见了你面的时候,你更比我的想象美好得多可爱得多。


 


我常常想象你是多么美好多美可爱,但实际见了你面的时候,你更比我的想象美好得多可爱得多。


 


我很欢喜,“不记得凝望些什么,一天继续着一天”两句话,说得太寂寞了。但我知道我所凝望着的只是你。


 


我希望世上有两个宋清如,我爱第一个宋清如,但和第二个宋清如通着信。


 


我寂寞,我无聊,都是你不好。要是没有你,我不是可以写写意意地自杀了吗?


 


我发誓永不自杀,除非有一天我厌倦了你。


 


天冷下雨,没有东西吃,懒得做事,只想倚在你肩上听你讲话。如果不是因为这世界有些古怪,我巴不得永远和你厮守在一起。


 


除了你之外我愿意忘记一切,一切都只是梦而已,只让我相信你是真实,我爱你是无限的。


 


这里一切都是丑的,风、雨、太阳,都丑,人也丑,我也丑得很。只有你是青天一样可羡。


 


昨天不是我说我多么爱你吗?这种话你不用听就是,因为我怎么能自己知道我爱不爱你呢?天晓得你是多么好!


 


你这人,有些太不可怕。尤其是,一点也不莫名其妙。


 


让我以这垂朽的残生爱着你直到死去吧!你是世上最可爱的老太婆。


 


我只想变做个鬼来看你,我看得见你,你看不见我。总有一天我会想你想得发痴了的。


 


比起你来,确乎我更有做魔鬼的资格,而只好委屈你做天使了。




只想给你写信,好像要把我的心我的脑子一起倒出掏空才痛快的样子,你厌不厌烦,笑不笑我呢?要是我能把我的灵魂封在信封内寄给你,交给你保管着(你爱顾他也好,冷丢他也好),那么让我这失去灵魂的形骸天天做着机械的工作,也不会感到任何难过了。我深觉得,我们的灵魂比形骸更要累赘繁重,否则它早已飞到天上去了。


 


寻来寻去总寻不见你八月上半月给我的两封信,心里怪那个,你骂不骂我又丢了呢?如果要骂的话,请补写两封来,我一定好好藏着,再不丢了。你有些信写得实在有趣,使我越看越爱。要是你怪我不该爱你,那么是我爱你的实在是你自己,一切我不知道,你应该负全责。要是我为你而情死了,你当然也应该抵命的。


 


一个人的趣味要变化起来真没办法,现在我简直不要看诗。大概一个人少年时是诗人,中年时是小说家,老年时是散文家。


 


心里气得很,没有吃的,没有玩的,没有书看,没有歌唱,你有没有信给我,如何活得了!


 


一个浪漫的人,笑与眼泪是是随身的法宝,你如不会哭,至少还够不上浪漫。


 


写信又写不出新鲜的话儿,左右不过是我待你好你待我好的傻瓜话儿。除了咬啮着自己的心以外,简直是一条活路都没有。


 


我觉得你很爱我,你说是不是?(不晓得!)人家说我追求你得很利害,你以为怎样?我说你很好很可爱,你同意不同意?你说我是不是个好人?


 


实在,让疯头疯脑的十七岁做做恋爱的梦,也尚可原谅,如果活过了二十岁还是老着脸皮谈恋爱,真太不识羞了,因此我从来不曾会让你恋过爱,是不是?


 


我想你得不得了,怎们办?几时才许我看见你?我明知你并不欺侮我,但总觉得似乎你欺侮我一样。地球明年要和某行星相撞,我们所处这一带很有陆沉的危险,要是不能多见你几次面,岂不令我饮恨而长终?


 


其实如果有眼睛而不能见你,那么还是让它瞎了吧,有耳朵而不能听见你的声音,那么还是让它聋了吧,多少也安静一点,只要让心不要死去,因为它还能想你。


 


你要不要著一本书驳斥我?


 


我爱宋清如,因为她是那么好。比她更好的人,古时候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,现在绝对再找不到,我甘心被她吃瘪。


 


你这人怪好玩儿的,老是把自己比作冷灰,怪不得我老是抹一鼻子灰。也幸亏是冷的,否则我准已给你烧焦了。


 


但愿来生我们终日一起,每日每天从早晨口角到夜深,恨不得大家走开。


 


平淡得乏味,你总不肯跟我吵吵架儿。连烦恼都没有寻处,简直活不了。


 


我是,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。


 


春天,我不忆杭州,只忆你。


 


我把一天当一年过,等候着你。我不能让你在我身边闪过,我要望着你,拉住你,相信不是在梦里。


 


我真想把从前写过给你的信的旧笔尖都宝藏起来,我知道每一个用过的笔尖都曾为我作过如此无价的服务。


 


与举世无缘的我,只有你能在我身上引起感应。


 


今天天气很好。不叫人兴奋也不叫人颓唐,不叫人思慕爱情也不叫人厌恨爱情,去外面跑,也不会疲劳,住在家里,也不会愁闷。今天写信,目的就是要说这两句话,多说了你又会厌烦我。


 

我能够崇敬你的,如果你愿意。


评论
热度 ( 3 )
  1. 哼哼唧唧立在枝头的小豆子Attes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-撩-

© 哼哼唧唧立在枝头的小豆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